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阑珊居

静坐常思己过,闲谈莫论人非!!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我没提过吧,我有个妹妹  

2010-12-27 15:15:52|  分类: 精品散文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我没提过吧,我有个妹妹 - 北冥之鱼 - 阑珊居
我没提过吧,我有个妹妹,她小我四岁。

 

  她叫大宝,名字是她自己给自己起的,那时电视上总播大宝的广告“大宝天天见” ,她就说她以后就叫大宝了,就这么叫出来了。爷爷也觉得大宝这个名字最好。因为她是我们这一辈最小的,就是个大宝贝。

 

  那时候,很小很小的时候,她还没长牙。在爷爷家的火炕上,她在小被子上躺着,我知道那是我妹妹,可是这个长着那么大眼睛,还豁牙的小怪物怎么跟我这么不像?都是姓卢,我眼睛就很小,鼻子就很塌。所以那么小的时候对她没什么太深的印象,那时候我应该是八岁,或者更小。记起她小时候的样子还是前些年在姑姑家的相册里,那张豁牙小怪的照片上看到了。笑得那么灿烂,傻傻的。

 

  小时候爷爷很疼她。

 

  我能想起来的都是片段,好像我整个童年都是跟她度过的。

 

  那时候爷爷家有一片葫芦棚,夏天爷爷就把家里的长皮凳拉到下面。我跟她就在凳子上躺着,数葫芦玩,那时候阳光很刺眼。葫芦棚上有蚜虫的,很小很小一只一只。可是落在身上也不怕,还觉得挺好看的,透明的一小只。

 

   我记得爷爷家还有两垄地种的是胡萝卜。垄沟外面总是有很多蚂蚁洞,我俩就主动要求给萝卜地浇水,然后看着水从蚂蚁洞流出来,就这样玩能玩一下午。然后给蚂蚁包抄阻截,各种大水冲了蚂蚁洞,然后乐得其中。那时候也不管是不是把胡萝卜浇得都涝了,哈哈。

 

  每年过年我们好几家子的人都会聚到爷爷家,爷爷掌勺做饭。那时候的年是那么美好,热闹、喧嚣、温馨、幸福,很美好。每年我跟大宝都是出去放炮仗的。有一年放炮仗还把爷爷家院子里的柴禾堆给点着了,幸好发现及时,爷爷去扑灭了,不然真是旺火照新年了。

 

  小时候爷爷最喜欢大礼花,因为大礼花贵,过年一放出去街坊邻居就都知道自己有个能干的大儿子,过年买最好的礼花来放,别人都得看着,羡慕着,讲老卢头有个好儿子。爸爸是个孝顺的儿子,每年总是把买礼花当大事儿,每年我都告诉我爸:“多买礼花,我跟大宝过年好放。”

 

  晚上就放小呲花,白天就放滑炮,还吓唬狗。小时候真是没干啥好事儿,贼拉淘。

 

  那时候大黑还在,它是在前几天去世的,应该有15年左右了吧,一直都在我的人生里。小时候印象中它总是很能生,一窝好几个狗崽子,爷爷总会找到一两个壮实的留下,别的都送人。我和大宝就喜欢跟大黑玩,它知道谁是家人谁是外人,对我们俩特别好。

 

  说到大黑,不得不提到“黄丹”。

 

  黄丹是大黑的众孩子之一,奶奶很喜欢的一只狗。我们都很喜欢,看着它从一只小狗崽儿长成大狗。黄丹什么都好,唯一不好就是太护食。有一次大宝喂它吃的,不知道怎么的黄丹就叨住了大宝的胳膊。我们都在屋子里,出去的时候发现大宝胳膊上已经有一个很深的牙洞了。大宝哭,我说你别哭,你哭爷肯定得打黄丹。奶奶就在屋里叨咕说黄丹这回是完了,肯定得被我爷打死。

 

  后来?后来黄丹真的被打死了。而且是奄奄一息地被拖出去埋了。为这个我记恨了大宝好一阵子,我觉得爷爷过分,不应该因为这个事儿打死黄丹,教训一下就行了,打死就过分了。可是现在想起来,是爷爷太疼大宝了吧。爷爷又是个老猎户,手段自然凶残。

 

  哎……

 

  有一年爷爷养了300只兔子,每天都要上后山去给兔子打草,有时候我跟大宝就跟着,后山里总是有各种各样的好玩的。有酸塔吃,有各种各样的花,各种各样的虫子,还有鸟蛋,野鸡。和奶奶去采蘑菇的时候还遇见过青蛇。那时候爷爷去远一点的地方打草,驴车就给我和大宝看着,我就赶驴。哈哈我还赶过驴呢!爷爷家的驴特别懂事儿,眼睛大大的,睫毛长长的。有时候给它饮水你会觉得它在跟你抛媚眼儿。你叫它老驴,它还会摇尾巴迎合你。我跟大宝就轮流给它挠痒痒,倔驴你得顺毛摸,啧啧。

 

  回忆太多了。

 

  后来的我们。我上了大学她上了航空技校,我总是很自豪地跟别人说我妹妹是空姐!你有么!

 

  她家从老房子搬出来,上楼以后离我家更近了,但是我们的联系却越来越少了。或者是我不常回家,或者是我大学太忙一直没空去她学校找她,又或者别的什么。之后的每次出去,我发现我们的聊天越来越多的有些是深刻了。我发现她长大了,她不再是我那个小小的躲在我身后的大宝了。

 

  高考那年爷爷去世,家人叫我俩上前磕头,她死死地抓着我的手躲在我的身后说:大姐,我怕。我搂着她,我说没事儿的,别害怕。那是我最难过的一次了,那时候觉得所有的人最终都会带着生命离开我,我不说话不笑不抬头不看人地生活了好长一段时间。可是当时,为了告诉她我们要坚强,我咬着嘴唇告诉自己不许哭。为了大宝也不能哭,我知道我一哭她就完了。

 

  后来去给爷爷上坟,火红的焚烧纸堆前面,我俩都流泪了,默默地流泪。我说爷爷你看见了么?大宝当空姐了,我考上大学了,没啥好担心的了……

 

  再后来,家里出了些事情,不欢乐的。

 

  我一直和妈妈说上辈人的交往不应该影响到我们这代人,可是我没有勇气去找她,也无从找她。我没有她的电话,怕上门之后看见她爸妈尴尬。我也怕我训她,怕我板不住拿大姐的架子拎着她的脖领子去给奶奶认错。有时候我觉得我这个大姐太失败,不能一辈子陪在她身边。不知道她交没交男朋友,对方是个什么样的人。不知道事件过去这么久,她的心情如何。

 

  可是我只能这么懦弱地在看见她的照片那一刻留下泪来,然后任凭思绪翻滚手指不停敲击,记录或者怀念,任凭眼泪无声流淌。

 

  无能为力。

 

  我没提过吧,我其实有个妹妹。

 

  她小我四岁,她叫大宝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52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